About us English Contact us
IC书吧
  首页 >>IC书吧>>读书视频

致读书会的同学(单波)

发布者: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发布时间:2010/12/21 15:00:26    阅读:1888

 

编者按:本篇为单波教授致研究生读书会同学的寄语,刊登于《武汉大学报》2010年5月28日第3版。

  诸位学友,很荣幸能和大家一同走进读书会。从今天开始,我们将以“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辩之,笃行之”的态度,建构我们的求知生活,并以此引为同道,进行我们的精神交往。

  我应该赞美诸君的幸福,因为你们的青春正好落在这样一些日子里,你们可以自由自在地专心从事真理与科学的探讨。得到诸君的信赖是我的荣幸,亦是一种缘分,但我更希望你们信赖科学,信赖自己,鼓起追求真理的勇气,在学习中提升对于精神力量的信仰。

  很高兴回答你们向我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我该如何读书”,这真是应验了贺麟先生的一句话——“人是读书著书的动物”。根据我的体验,读书是人类的一种交流方式,它让我们通过文字或符号去认识、结交那些文化星空的“在者”,一旦有所触动,我们便会与思想共舞。那种喜悦,我们称之为“开卷有益”。可惜的是,我们常常把“我该如何读书”的问题弄得十分沉重、紧张,远离了读书的交流意义。一方面,在所谓“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说辞里,有的人陷入死读书的泥潭,最终“读书至死”;另一方面,在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的想象中,有的人失去了一卷在握、宁静致远的心境,走上了知识就是权力的歧路。其实,读书作为交流方式,用学与思两个字来概括足矣。 学就是与他人智慧对话,丰富自己的见识;思就是在与他人智慧的对话过程中发挥自己研判能力的练习,以便使自己明智。

  “我该如何读书”的问题可以从四个方面去思考:第一,这一问题就像“我该如何做人”的问题一样,应该先向自己提出,并求得一初步思考,然后在我们的讨论中确定读书路线,这样才体现为一个互动式学习的过程。第二,读书必须带着问题去读,在探寻问题的过程中与作者对话,用问题意识激活知识系统,开辟知识的道路。第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情、兴趣、才能和需要,因此,读书方法不必相同,应体现自己的特点。第四,读书有广泛的涵义,不仅要读用文字写出来的书,而且要读自然、人生、社会等不成文的书,即用一己之生命去观察、体验, 这样,所得的学问将更为真实,更为创新,更为灵活。我们之所以把书本比作“阶梯”,是因为我们通过书本进行着跨越时空的知识与精神交流,寻找着通向智慧的路径;我们之所以把生活比作“源 头活水”,是因为我们的创造永远植根于对生活的理解。

  我们必须清楚,新闻传播学是一个“处在十字交叉路口”的研究领域,它所涉及的媒介文化、媒介经济、媒介与民主政治、媒介体制、媒介社会、媒介伦理、媒介法制等问题,延伸到哲学、文化学、社会学、政治学、伦理学、经济学、法学、美学、人类学等领域。我们只有通过普遍学习、普遍思考,才能获得透视人类新闻传播现象的“透镜”,进而不断发现新闻传播过程中的问题,又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开展自己的读书生活。我们的读书方法是:史论结合、中外对比、多维思考、关注现实。

  与此同时,特定的研究领域又要求我们把解读西方传媒及跨文化传播现象作为读书的重点,去读懂特定的传媒历史与个性、特定的媒介事件、典型的媒介人物、独特的媒介文本……总之,从细节处修建探索之路,让思想着陆于具体的事物,以求得真实的理解与体验。

  读书如临战场,这是一场与自我的成见、偏见和情欲进行的战斗,我们要用创造性打开前进的道路。朱子所谓:“读书须一棒一条痕,一掴一掌血”,最足以表示这种如临战场的读书精神。我这样说并不是想把读书弄得紧张万分,而是通过与自我的成见、偏见和情欲的战斗开放自我,把自我超越的精神贯穿于读书生活之中,使自己的智慧深深植根于思想自由交流的过程之中。

电话传真:86-27-6875.4227;Email:media.whu@gmail.com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