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English Contact us
ICIC2017(五):跨文化传播的文化精神与社会互动
  首页 >>搜索结果

ICIC2017(五):跨文化传播的文化精神与社会互动

发布者: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发布时间:2017/12/2 22:09:31    阅读:141

 11月25日上午,第九届跨文化传播国际学术会议在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召开,来自全球17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参与此次会议,本次会议主题为“一带一路,多元文化主义与跨文化传播”。第四场报告主题为“跨文化传播的文化精神与社会互动”,来自台湾文化大学的林福岳教授、西北政法大学的王永宝教授和武汉大学的徐开彬教授三位学者作了论文报告。

 
  主持人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冉华教授

  点评人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钟瑛教授
 

林福岳 | 台湾原住民族族群意识与文化的社会互动
 
林福岳教授专注于原住民传播和社区传播等领域。此次会议,他为大家带来的主题是“台湾原住民族群意识与文化的社会互动——从原住民族初创纸媒到”MATA-TAIWAN”网站。
 
林福岳首先介绍了台湾原住民族即高山族在自主传播权方面的危机。在西方文明的冲击之下,台湾原住民族逐渐失却自主传播的权利,丧失了传播主体性,未能建构自我的媒体。原住民在主流社会中被建构成他者,主流媒体上,长期以来多半是以“他者”的身份和角色(represent)被再现,以致原住民始终是被报道者、被诠释者,并且多半以主流社会的刻板印象来呈现。
 
由此,林福岳就原住民族在多元文化主义下如何重新构建传播权展开论述。他指出,多元文化主义有肯认和平等尊重两个核心概念,多元文化的积极与批判性,目的在于打破单一文化的迷思,强调对社会上各式各样文化之包容、尊重与推广。在跨文化传播条件下,原住民媒体和原住民之间的关系,不再是传送者与接受者、代言者和呈现者这类一般性传播媒体和阅听人之间的关系,而是在同一个文化脉络下,群族认同的共同建构者。
 
在实践层面,台湾原住民族重构传播权经历了传统媒体时代到网络媒体时代的发展演变。原住民族争取传播权运动一开始以杂志和报刊等纸媒的形式作为传播的媒介,追求自主传播。网络兴起之后,新媒体形式成为新一波的原住民传播方式和样态,所呈现的内容除了延续过去的自主传播之外,更强调的是如何在原住民族的主体位置上,透过各种论述方式,和原住民社会和整体社会进行对话与互动,以传播自身的文化和意识。其中最为显著的,便是华文社会中最为活跃的网络MATA‧TAIWAN网站。
 
对于网络媒体与纸媒的跨时代差异问题,林福岳认为纸媒在原住民族运动中的作用是透过文字论述的方式,用以向政府和主流社会发声,展现自我主体的意识和见解。网络媒体MATA·TAIWAN,虽然在媒介内容的呈现方式方面同样是以文字形式为主,但是却因为网络媒体的普及易近、超链接、互动等特性,开创和主流社会交流更为鲜明和有效的链接。
 
 
王永宝 | “一带一路”沿线穆斯林国家形成多元社会体系的三大因素
 
王永宝教授主要从事伊斯兰法、哲学思想和国际关系等研究。他在论文中探析了“一带一路”沿线穆斯林国家形成多元社会体系的三大因素。
 
王永宝首先指出,研究与分析伊斯兰教在地缘政治传播过程中形成的多元社会体系及其因素具有重大的理论与现实意义。这项研究有助于相关决策部门和研究人员把脉伊斯兰教的意识形态和穆斯林世界的思想发展趋势,分析和预测世界或地区范围内的战略形势和有关国家的政治行为,并且做出正确的应对措施。
 
“一带一路”沿线穆斯林国家形成多元社会体系有着深刻的宗教、社会和政治基础。伊斯兰教的意识形态本质以人为本,为社会的良好发展鼓励人们积极向上,努力使自己成为合规的建设者,并与不同民族、宗教和其他背景各异的人们共同为社会进步做出贡献。王永宝指出,伊斯兰多元社会体系得以建立的三大因素,即以宗教信仰自由为指导方针、以物质与精神、理性与情感、个人与集体的有机结合为社会进步的积极动力,并且以多元种族和宗教群体相互包容、各言其美的社会治理为政治特色。
 
在结论部分,王永宝提出多元社会体系是伊斯兰教在地缘政治传播中一种值得研究的现象。社会秩序的建构并不能依靠某一种单一的体质而得到自足,社会秩序的建构不是用法律取消社会规范,不是用正式的社会控制去消灭非正式的社会控制,也不是用国家替代社区,问题的关键是不同的社会控制之间的沟通、交流、妥善处理差异和冲突,以解决社会变迁带了的现实问题。
 
 
徐开彬 | 习近平主席达沃斯演讲的新亚里士多德修辞分析
 
徐开彬教授的研究兴趣在于传播理论、媒介与文化,他的报告聚焦于习近平主席达沃斯演讲的内容,采用新亚里士多德修辞分析方法探讨话语策略与情境的关系问题。
 
徐开彬先介绍了关于中国国家领导人的传播研究,诸如“低调、含蓄、严肃、权威”等,对于中国国家领导人形象的相关研究,主要集中于从策略角度探讨如何改进国家领导人形象与传播的思路。
 
接着,他阐述了文章的研究框架新亚里士多德修辞分析,其内容包括:觅才取才、谋篇布局、问题风格、演讲记忆和临场发挥,主要通过将演讲者所使用的说服方法与亚里士多德修辞方法进行对比,进而考察演讲者在特定语境下为特定受众群传递信息所选择的方式是否恰当,包括诉诸信誉、诉诸情感和诉诸逻辑。
 
徐开彬以习近平主席2017年世界经济论坛开幕式上的演讲为研究对象,进而分析习近平如何运用修辞策略展现中国坚持全球化、坚持改革开放及负责任大国的形象,说服听众“困扰世界的问题并不是全球化造成的”,并倡导世界各国人民坚持走全球化道路、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徐开彬强调,新亚里士多德修辞批评作为一种分析方法,仍然具有很强的分析政治演讲文本、分析特定语境下的政治事件的能力。

电话传真:86-27-6875.4227;Email:media.whu@gmail.com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