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English Contact us
ICIC2017(四):跨文化传播与多元文化实践
  首页 >>搜索结果

ICIC2017(四):跨文化传播与多元文化实践

发布者: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发布时间:2017/12/1 18:45:31    阅读:238

 11月25日下午,第九届跨文化传播国际学术会议在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召开,来自全球17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参与此次会议,本次会议主题为“一带一路,多元文化主义与跨文化传播”。

第三场报告主题为“跨文化传播与多元文化实践”主题展开,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David Blumenkrantz教授、河北大学的Osman Erol博士、华中师范大学大学的辛静副教授和柏林自由大学的董薇博士候选人四位学者作了论文报告。

主持人:武汉大学纪莉教授

点评人:美国天普大学Cornelius Pratt教授
 

 David Blumenkrantz | 边缘化:跨文化传播与无家可归者的图像表征
 
David Blumenkrantz教授主要从事摄影教育与研究,他主要以美国流浪人群为研究对象。他的研究的初衷是为了解决现实问题,中心是作者/摄影师正在进行的创作活动,该活动试图通过向边缘化人群提供机构服务和发声渠道来影响公众对洛杉矶无家可归的看法。
 
David Blumenkrantz教授首先向我们展示了许多无家可归人的照片,并提出相较于文字,照片拥有着更强大的解释和表现能力。在此基础上,他探讨了摄影表征的内在价值,以及这些价值是如何依赖不同观众和参与者广泛而不一的感知而变化的。他在论文中结合了“反应性摄影”理论与罗兰·巴特的“摄影真理的神话”的相关理论,阐述了照片的符号学解读很大程度上受到文化背景和偏好的影响。
 
David Blumenkrantz教授在报告中提出了关于作为中介的摄影图像在缓解人道危机方面的实际有用性的问题:当代城市贫困的形象如何影响公众的思维?在西方的背景下,无处不在的报道只会增加绝望感和绝望感,造成有害的刻板印象,并进一步使无家可归者成为某种同质社会的祸患。回答这些问题需要综合跨文化交流和伦理理论。他提出应通过向边缘化人群提供机构服务和发声渠道来影响公众对洛杉矶无家可归的看法并达到解决现实问题的目的。
 

 Osman Erol | 文化伊斯兰和政治伊斯兰的传播:基于土耳其的比较研究
 
Osman Erol博士主要从事土耳其媒体与政治关系的研究,他对于重大事件报道具有丰富的从业经验。他的研究旨在揭示“公民伊斯兰教”与“政治伊斯兰教”在传播活动中的差异。
 
Osman Erol博士首先介绍了土耳其的党派概况。目前,“志愿服务运动”(Hizmet)和执政的“正义发展党”(AK Party)之间的冲突是非常明显的。伊斯兰教是一种宗教,而伊斯兰主义则是一种意识形态。伊斯兰教是一个有着1400年历史的宗教,是一种神圣的宗教,时至今日它的内涵依然没有改变。而伊斯兰主义是具有150年历史的反动思想体系。
 
随后,Osman Erol博士提出公民伊斯兰教与政治伊斯兰教之间的区别也表现在他们通过媒体工具进行不同的信息传播,本研究旨在揭示“公民伊斯兰教”与“政治伊斯兰教”在传播活动中的差异。正义发展党占有土耳其90%的媒体,“志愿服务运动”有属于自己的媒体,除此之外还有许多自由的媒体机构。
 
最终,Osman Erol博士作了以下总结:“正义发展党”旨在通过政治途径来达到其伊斯兰教的目的,但相反的是,“志愿服务运动”的目标则是通过个人来实现的。
 
 
辛  静 | 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全球报道中的隐喻
 
辛静副教授研究领域主要为跨文化传播与环境传播。本次会议,她为大家带来的主题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全球报道中的隐喻:基于语料库的跨文化研究”。
 
辛静副教授从主要概念、内容到目标中的隐喻进行讲述。她提出在世界其他国家与地区的主流话语中,中国的这些隐喻是否被沿用的问题。她的研究基于概念隐喻理论,借助语料库分析工具Wmatrix与“a corpus-based metaphor”分析方法,研究来自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印度、巴基斯坦和非洲这六个国家和地区的41家主流媒体的816篇关于“一带一路”的报道。随后,辛静副教授引入了一些小说的隐喻,如:“Trap”、“White Elephant”、“Venture”等等。
 
通过研究发现,不同国家和地区在规约隐喻的使用上与中国一定程度契合,然而在新奇隐喻的使用上差异显著,论争激烈。
 

 董  薇 | 电视版式的本土化,情感经济学和中国电视真人秀节目
 
董薇的研究方向为情感传播、跨文化传播。她的报告以《中国好声音》为例,探讨了电视版式的本土化,情感经济学和中国真人秀节目问题。
 
首先,董薇提出真人秀电视节目为我们审视当前的文化融合过程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依循情感经济的运作模式,本土化的真人秀节目制作面临着一个多层面的磨合过程,既要处理特定环境下的普遍化问题,也要考虑特殊化问题。
 
随后她提到她以《中国好声音》这一具有开创性意义的真人秀节目为例,试图辨析这一过程是如何在中国的媒体的实践中展开的。在中国,真人秀节目的情感经济模式显然离不开“中国特色”这一支配性框架,特别是与“中国梦”有关的叙事所引发的争议与重构。
 
总结部分她提到尽管全球化的节目模式为地方性的广播电视业打开了一个繁荣的局面,但这并没有在一个更为广阔的视野中得到重视和讨论。

电话传真:86-27-6875.4227;Email:media.whu@gmail.com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