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English Contact us
ICIC2017(三):“一带一路”跨文化传播的思维和策略
  首页 >>搜索结果

ICIC2017(三):“一带一路”跨文化传播的思维和策略

发布者: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发布时间:2017/11/30 18:38:21    阅读:198

 11月25日下午,第九届跨文化传播国际学术会议在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召开,来自全球17个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参与此次会议,本次会议主题为“一带一路,多元文化主义与跨文化传播”。第二场报告主题为“一带一路”跨文化传播的思维和策略,香港中文大学的邱林川教授、上海大学的许正林教授和台南艺术大学的陈龄慧教授、武汉大学的单波教授四位学者作了论文报告。

主持人:中国传媒大学张毓强教授

点评人:深圳大学吴予敏教授
 

邱林川 | 大中华地区传播学文化译者
 
邱林川教授主要研究信息传播技术、阶级、全球化及社会变迁。他在发言中指出,翻译问题即是跨文化问题,没有翻译可能就没有跨文化传播。
 
邱林川教授提出了两个论点,一是欧洲中心论和方法论民族主义的框架在翻译问题上是非常不足够的;二是根据中港台的翻译实践来看,在加强学术霸权的同时,有时也会增加学术多样性。
 
邱教授在报告中提出了两个分析翻译问题的关键概念:第一个概念是“文化翻译”,与其相对应的是“行政翻译”,即为官方服务的翻译。“文化翻译”指的是相对独立于权力,更能创造出多样性的一种翻译实践。第二个概念是汪琪提出的关于文化,概念以及结构不可通约性的观点。邱教授认为,以这两种概念来分析学术翻译实践是十分有意义的。
 
从概念出发,邱林川教授将比较的方法运用于研究中,将中国大陆的何道宽先生和中国台湾的冯建三先生进行比较,运用人物传记的方法分析他们是“文化译者”还是“行政译者”,以及他们的翻译著作在文化,概念,结构这三个维度中是如何体现的。
    
在报告中,邱林川教授对何道宽先生和冯建三先生不同的选择译书的标准进行了比较,并指出他们都超越了所谓西方中心的结构框架以及民族主义方法论限制,真正做到了译著的掷地有声,是有代表性的“文化译者”。
    
最后,邱林川教授点明了“一带一路”与文化翻译的关系。“一带一路”的传播除了国家设计的行政传播之外,也该为文化翻译留有空间,动体制之力,推行正统,发挥译者的主观能动性,看到文化内部中的多元主义、学科间的多元主义,真正推动世界的多元文化共存和跨文化交流。
 

许正林 | 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的中国文化传播策略
 
许正林教授致力于企业品牌战略定位和营销传播与公关策略研究与实战。他在论文中提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建设不仅要有经济功能的考量,还要从中国文化传播的角度予以关注。
    
许正林教授的报告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一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中国文化传播意义;二是其核心问题;三是其主体路径。
    
在意义方面,许教授从介绍海上丝绸之路出发,借用弗朗索瓦·佩鲁的观点,他说明了文化在海上丝绸之路建设中的重要意义,并由此谈到文化软实力的概念变迁及其在中国新时期对外交流中的重大作用。
    
在核心问题层面,许教授提出文化丰富内涵决定了文化传播的重要性,并指出当前面临的三大问题:一是弱化文化传播聚焦经济成就,二是以“物质文明”代替“精神文明”,三是传统中华文化重于现代文明的文明。
    
在主体路径方面,许正林教授认为我们应有意识有计划地进行文化传播,同时借助政府力量,企业力量,非政府组织力量对文化进行传播。
 
 
陈龄慧 | 新闻传播者的文化厚描观
 
陈龄慧副教授近年的研究方向是文化省思。她通过“一带一路”发展要旨中的“寻求超越冲突,透过民心相通”的视角,探寻跨文化敏感、共同感知、移情能力和跨文化能力的路径,引出“跨文化”的概念。
 
陈龄慧副教授指出,知识体系上的文化典范其实来自西方,是一种带着缺乏平等心的发展模式,也是造成如今世界动荡的缘由。我们在21世纪除了要彻底理解西方的文化,更要跨文化甚至是超越他们。
 
陈龄慧副教授通过“霍屯督维纳斯事件”和“美国女摄影家阿尔比斯”等文化霸凌案例来展现西方知识界于上世纪积极对于“文化他者”的深刻反思,其中纪尔兹的文化研究观念是重要突破和参考。
 
根据陈龄慧副教授的阐述,世界本来就是多元异质的,我们应该相互交流与理解,达到文化融合,而不是以自我为中心,致力于将他者边缘化甚至消失。而报告中的文化融合议题包括两条线,一是国家与民族、经济强者与第三世界、全球贫富不均和族群意见,二是知识领域的典范开展与注重教育。
 
最后,陈龄慧副教授表达了她的期望。从“原生眼界的理解+文化脉络观念=文化厚描(深描)”的角度看,报道和传播的本身便是一种文化现象,能够理解“原生眼界”和“厚描(深描)”是新一代新闻传播工作的素质与实力。
 

单波 | 文化间性与平等权力
 
单波教授专注于研究跨文化传播和中西新闻比较研究等领域。他的报告主要聚焦跨文化传播的政治基础——文化间性与平等权力。
 
单波教授认为,跨文化传播的理想化的目标中,人类是可以互相理解与合作的,想要实现这种状态,就必须打破原有的权利关系,架构新的权利关系,在破与立中间做文章。要破除多元文化主义的"多元但隔离"、‘’多元单一文化主义‘’,就必须走向文化间性,建构多元且交流的文化生态。
 
基于对全球化两极化的反思,单波教授指出全球化是动态的历史过程。‘’soft power"妄图通过软性的力量来统一这个世界,或是寻求用和平的手段来取得一种支配性的力量都是值得我们警惕的。
 
最后,单波教授总结道:跨文化传播需要以文化间性(自由、和谐的多元文化主义)和平等权力为政治基础。从文化间性出发,可以对治差异所引发的偏见与社会分裂,消解多元文化主义的政治危机,而平等权力则可以使人把权力看作是用来做事的、达到目标的,特别是与人合作的能力,并且人在创造性的文化实践中有能力建构这种政治可能性。

电话传真:86-27-6875.4227;Email:media.whu@gmail.com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