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English Contact us
IC书吧
  首页 >>IC书吧>>跨文化影像

《迷失东京》影评(曾芳)

发布者: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发布时间:2011/6/10 21:49:50    阅读:1044

曾 芳

  我相信有这样的人,总想逃离现实生活的琐碎;我也相信在人生的某个时段,每个人都想逃离自己熟悉的生活,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感受陌生的文化、体验别样的生活方式。对于远方,我们总是心生向往;对于异国,我们总是被神秘和好奇牵引;对于陌生,我们总是满怀激情又充满恐惧。的确,面对不可知、超出认知范围的事物,游离于自己熟悉的文化传统、社会规则、风俗人情之外,每个人的反应大不相同。迷失抑或融合?从“文化休克”到“如鱼得水”,这正是跨文化的魅力所在。

  迷失东京》正是一部细腻却深刻展现这种情愫的好电影。导演索菲亚科波拉只花了27天耗资400万美元制作完成的低成本电影。英文名叫《lost in translation》,感觉英文名更有意味一些。在这部影片中,东西文化差异和交流障碍是作为一种背景元素构建起整部电影情节发展所需的推动力。东京是座极具魅力的国际化大都市,以东方文化为底蕴又受欧美文化的极大影响。索菲亚科波拉之所以选择这里作为故事发生的背景,与其早年在日本求学有过一段时间的生活经历有关,这座城市内在和外在的差别、看似繁华实则疏离的矛盾使得索菲亚去思索;另外越来越多的导演意识到东西文化交流碰撞产生的种种问题,并在各自的电影中思索、探讨并展现。《迷失东京》这部影片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激烈的戏剧冲突,而是淡淡地讲述两人在陌生的国度相遇、相识、相知、相离,然而无形中却有一种张力,把人吸入其中、慢慢去体会。

  嘉丽约翰逊扮演的美丽少妇,比尔莫瑞扮演的步入中年危机的电影明星,一个由于丈夫忙于工作感到冷落寂寞,一个因为工作、家庭压力而倍感孤独。两个寂寞人身处繁华的东京,面对语言交流的障碍和异国文化的隔阂,无不感到深深的寂寞。热闹是别人的,而寂寞唯我独有。他们相遇了。两个寂寞的男女相遇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其实无关爱情。有的只是寂寞两人的相互慰藉。电影开始便定下基调,色调昏暗、氤氲。有一种情绪,它真的可以触摸、可以看见、甚至可以呼吸到,这样落寞的、孤寂的氛围弥漫整部电影,它是寂寞。繁华的都市慢慢沉睡下去,大多数人已经进入梦乡,可是总有一些人,在黑夜辗转反侧,或在寂静的夜里看华灯闪烁、看映射在玻璃窗上自己孤单的身影、听空气里寂寞的嘶吼声。

  夏洛特和鲍勃的寂寞,与其说是迷失的原因,不如说是迷失造成的寂寞。在这座都市里,两人都迷失在完全陌生的文化环境中,茫然无措。在这里,他们失去了原有世界的身份,他们还没找到新的身份,他们不是原来的自己,所有能证明是他们的一切符号特征在这里都不复存在。跨文化交流带来的困境是必然的。由于这种困境,主人公期望逃离,逃离现实的环境或此刻某种状态。鲍勃无时不在想着完成工作马上回去,而夏洛特想挣脱的是一种状态,她独自一人去参观寺庙、去观看插花、去游戏厅,淡淡地看着,嘴角浮现一丝笑意。她在试图去感知新文化。在这一点,夏洛特比鲍勃要好得多。

  两人初相遇,狭小的电梯,周围是陌生的异国面孔,男主角抬眼猛然看到一张熟悉亲切的西方面孔,女孩兀自微笑着,笑容灿烂,男主角一直望着她。这大概就是一种天然的文化联系,让男人感到不那么紧张,异国他乡遇同伴,是莫名的亲切。导演用一个简单场景就把这种刚踏上陌生国度忐忑不安的内心表现得丰富细腻。两人在酒店的酒吧相识,两个孤独的灵魂在相遇时欣喜万分,相互慰藉或渴望在对方的帮助下寻找自身。他们一起出去唱歌、跳舞、奔跑,他们相互倾诉,谈各自生活中的困惑。他们只有在一起时才有说有笑、感到一点安心、一些快乐。他们需要寻求心理上的接近来弥补地理上带来的巨大鸿沟。

  东京给两人造成的物理层面的冲击和心理层面的陌生而形成戏剧性的冲突。导演很擅于用情境来铺垫渲染:东京喧闹的街头、街上行色匆匆的路人、陌生的文字、传统的京都寺庙、喧闹嘈杂满是年轻人的游戏厅、烂俗夸张的娱乐节目、穿着一袭白色和服嘴唇鲜艳的新娘……夏洛特撑一把透明伞走在来来往往的东京街头,表情淡漠疏离、鲍勃的愁苦无奈表情,从开始到结尾……这是一个传统与时尚、保守与开放、东方和西方并存的城市。

  跨文化交流引发的问题和冲击在电影中随处可见,带着美国式的幽默。语言不通,是交流的一个重要障碍。鲍勃拍威士忌广告那一段,把语言不通带来的交流障碍表现得淋漓尽致。他拿日本人的发音开玩笑。男主人公鲍勃还有些遭遇令人发笑。电梯内一群矮一头的日本男人、讲一口奇怪英语的“按摩女”的诱惑、洗手间的淋浴花洒太低而难以使用、因不懂日文而不会正确使用跑步机、在医院和老奶奶啼笑皆非的对话等等,这种异质文化带来的心理和生理上的冲击,仿佛无从寻觅却又无处不见。同时也不可否认,导演似乎带着一种民族优越感来讲述。文化休克最严重的结果是强烈的逃离愿望,渴望回到熟悉的环境。在酒吧,鲍勃对夏洛特说,“我在策划一场越狱,首先要离开这个酒吧,然后离开酒店、离开这城市、这国家,你要不要参加?”一个幽默的玩笑,却是内心真实想法的流露。陌生的环境如同监狱般,无论在哪个角落,都不会感到舒适自在。

  跨文化交流障碍并不仅局限于异质文化中,在同质社会,障碍依然存在。性别作为群体文化带来的跨文化交流障碍在这部电影中交织呈现。在现代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疏离使寂寞成为一种病态,也加剧了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渴望。夏洛特面对未来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与丈夫像是两个世界的人。有个场景是丈夫边收拾行李边叮嘱她少抽烟,而她坐在床上织围巾,对丈夫的话毫无反应,却很突兀地问了句,“这个围巾的长度可以了吧?”夫妻俩之间仿佛隔着千重万重山,她在其中迷失了自我。鲍勃工作不顺心,妻子关心地毯的颜色甚过关心他,每次打电话都在仓促中结束,他感到抑郁烦闷。当人在面对残酷生活和精神危机时的迷失,倾诉是最好的办法。两人躺在床上,弓着身子,脚抵着脚。总让人以为下一刻就会发生点什么,就像老套的故事剧情一样。然而,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仅仅是相倚而眠。因为那一刻,是灵魂的对话。

  东西方文化不断碰撞,人与人彼此间相互疏离,人该如何交流,如何进行有效的沟通,又如何在差异中寻求认同,如何找寻个人生存的真实、内心的宁静。电影不会给我们现成的答案,这是一部适合一个人静看的电影,找个时间,在空旷的房间里,慢慢沉淀下来,自己去感受、去体会、去思索吧。

鲍勃刚到日本,在酒店电梯内   影片《迷失东京》截图

两人在酒店电梯内初相遇  电影《迷失东京》截图

夏洛特和鲍勃在酒店酒吧内聊天  电影《迷失东京》截图

两人在KTV的房间门口休息  电影《迷失东京》截图

电话传真:86-27-6875.4227;Email:media.whu@gmail.com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