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English Contact us
IC书吧
  首页 >>IC书吧>>跨文化影像

《与狼共舞》观后感(毕玉婷)

发布者: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发布时间:2011/5/28 15:51:33    阅读:999

  上世纪90年代的奥斯卡获奖影片《与狼共舞》向我们讲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1860年的美国,激烈的南北战争刚刚结束,而另一场持续时间更加久远的争斗进入了人们的视野——这就是印第安原住民与美国新移民的冲突。这冲突带来的不是口角之争、拳脚相加,而是兵刃相接、鲜血淋漓。女主角“握拳挺立”的一家就是这场争斗下的牺牲品。

  “握拳挺立”本是一个白人女孩,有着幸福的家。在一个如平日一样美好的下午茶时间,“握拳挺立”的家人和邻居围坐在院里闲话家常,这时几个骑高马背着弓箭斧头的印第安武士出现了。家里的男人们迎了上去,与这些印第安人进行交涉。所谓的“交涉”也就是各说各话,因为彼此语言不通。在“握拳挺立”的父亲催促完那些印第安人快些离开转身准备回屋时,印第安人抽出了背后的斧子,向他头上砍去。父亲死了,母亲死了,小玩伴也死了。年幼的“握拳挺立”成为了孤儿,流落到印第安苏族部落,有了她后来的名字——“握拳挺立”。这是一个平凡小家庭的悲剧,但我们可以预见这只是数个家庭中的一个。

  十几年过去了,在同一国度里生存的两个民族依然充满敌视。新移民害怕印第安民的彪悍,同时又认为他们野蛮、未开化。在印第安人口中,白人是劣等民族,但面对白人的枪支火药他们又恐惧不已。双方都满怀戒备,针锋相对。正是在这种紧张的局面下,邓巴和踢鸟的出现才显得那么难能可贵,他们以包容的心来尝试理解对方,开启了两个民族对话的可能性,这是跨文化交流的第一步,甚为重要的第一步。

  庆幸的是,“尝试去理解他者”在当下,已经不再是单个偶然的现象了。在全球化的浪潮下,“理解”已然成为必须。就国内而言,几乎每家报纸,不论是全国或地方性媒体,国际新闻是一定少不了的了。这是我们尝试理解他者的努力,这种努力固然值得肯定,但请切记这只是第一步。

  有理解的欲望和行动之后就一定能实现理解他者的目的了吗?

  在史蒂文•奥茨门特所著的《德国史》的引言《寻找优秀的德国人》中,作者感慨现在的德国被贴上了希特勒的标签,在他人眼中德国人仍是二战时的德国人,人们对德国史的研究都集中在这一时期,史蒂文不由质疑“超过2000年的悠久文明能用过去的150年加以定性吗?”这是德国的悲哀,但我同样想说,这也是世界的悲哀。

  无独有偶,在冈仓天心的《茶之书》开篇,作者同样对美国人对日本的误解感到了忧虑。他说“一般的西方人总是志得意满,茶艺在他们的眼中,只是另一个《一千零一夜》的故事,用来建构他们心目中的东方,是多么诡异与幼稚。当日本沉浸于优雅和平的技艺时,他们一贯视日本为蛮夷之邦;一直到日本在满洲战场杀害了无数生灵,才改口称日本是文明国家。”目睹此种荒谬,冈仓天心大呼“西方究竟何时才能够,或者才愿意理解东方呢?”于是他在纽约以全英文的方式写下《茶之书》,希望西方人能对渗透到日本人生活各层面的茶道精神予以了解。

  看吧,人们真的很喜欢给事物“盖章”,在了解世界时,我们往往给同类事物盖上同一图章,简单、机械又重复。两种文化若毫无往来,这是我们可以察觉并体会得到的,可是借着理解之名却做着盖章之实,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太隐蔽,因而使得隔膜更加坚固而难以突破。

  歌德说过,“谁要理解诗人,就一定要进入他的领域”。这对于跨文化交流同样适用。因为“哪里有生活,哪里就有诗”,民族文化正是世间最美的诗篇,要想体味其间真意,还请进入诗人的领域。

电话传真:86-27-6875.4227;Email:media.whu@gmail.com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