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English Contact us
最新消息
  首页 >>IC新闻

流浪者之歌:黄金之舞舞动江城

发布者: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发布时间:2011/5/10 22:21:25    阅读:990

IC记者李丹丹报道 《流浪者之歌》首演至今17年,走遍18个国家52个城市,演出已超过160场。这部经典之作于5月6日首次登陆江城演出,为武汉观众带来了非凡的视听盛宴。

  开场之前,林怀民简单介绍了关于这部作品的一些知识,舞台上唯一的道具——稻谷来自于他童年受挫的经历,小时候和伙伴们扔稻谷玩时被抓住的经历成为他成年后“发泄”的理由,因此在舞台上,他准备了三顿半的稻谷供他的舞者们肆意挥洒和踩踏。演出将近结束后,随着音乐高潮的来临,舞台上空突然降下瀑布般的稻谷之雨更是引起了现场观众阵阵惊呼,黄金之舞名副其实。

  大幕拉开,一条稻谷河流贯穿舞台,一位僧人双手合十伫立在舞台左侧,雨点般的谷粒砸在他的头上。接着,舞台两侧开始出现身穿亚麻粗布的舞者们,痛苦地朝着河流跋涉——这一意象来自于林怀民在印度菩提迦叶的经历。1993年,林怀民前往佛教圣地的菩提迦叶,在那里,他看到菩提大觉寺聚集着上百的乞丐,残障与麻风病人,觉得烦苦不已,他甚至质问佛陀,两千五百年过去了,你做了些什么?忽然间他意识到,佛陀不是神,而是凡人,为了利益众生,苦思出让世人安身立命的生命哲学。而后林怀民又强调,他并不是在讲述一个关于印度的故事,只是借用了其中的一些经历。

  除了稻谷和印度故事之外,格鲁吉亚的民谣也是这部作品的一个亮点。林怀民说,他并不了解民谣的内容,只是感觉像听到了遥远神祇的召唤,而这首民谣经过剪辑后,与整个舞蹈契合的天衣无缝——直到后来林怀民才发现这首民谣与神圣毫无关联,大多咏叹的是日常生活,譬如饮酒、婚宴、犁田等。

  普通人在流浪者得到圆满,这是林怀民想要表达的一个讯息,因此在谢幕之后,一位手持长耙的舞者用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将满台的稻谷犁出一个硕大的同心圆。多种元素在整部作品中得到完美的统一,这部作品征服了苛刻的西方读者,正如纽约时报的一位记者所写的:亚洲和欧洲在这个同心圆里相遇了。

  在演出后的讲座中,仍有不少观众沉浸在流浪者之歌所营造的氛围中,于是他要求拉开大幕,让观众们看到了工作人员们跪在舞台上收拾稻米的场景,说:“舞台上的都是幻象,这才是最真实的。”

  西方媒体关于流浪者之歌的报道

  卫报在关于流浪者之歌的报道中同样提到了对稻谷的描述:稻谷在亚洲的文化中是神圣的,是生活中的主食,不论是人还是佛陀,都以它为生,在佛殿里通常都是一些捐赠的稻米。该文作者认为,流浪者之歌既能够满足东方的观众也能满足西方的观众,在格鲁吉亚民谣的音乐中,亚洲和欧洲在结尾的同心圆中相遇。

  卫报:在稻谷瀑布之后,一切归于平静,舞台上还是出现最初的小小的同心圆,宗教仪式再一次出现,像贝克特(Beckett)的虚无主义,还像艾略特圣灰星期三(Ash Wednesday)中永远没有终点的旅途的终结,最重要的是,正如大神梵天(Indra)晓谕一位叫罗西塔(Rohita)的年轻人,“流浪者的足尖如同鲜花,他的灵魂成长并修成正果,浪迹天涯的疲惫洗去他的罪恶,那么,去流浪吧”,没有目的的旅途,突然变得意义非凡。

  纽约时报:林怀民在编舞时将现代舞与芭蕾的技巧和中国戏曲的特定动作结合在一起,并将重点放在太极的力度之上。尽管他曾经研究过现代舞,并在纽约玛莎葛兰姆学院(the Martha Graham School)进修过,他的作品却受到他台湾传统的强烈影响。台上稻谷汇成的河流,同样也变成沙漠、瀑布、山峰、以及雨滴,当这些谷粒落在僧人的头上时,又变成了计算时间的沙漏。这些舞者们扑散谷粒,挥洒以及玩耍他们,在同心圆中延伸他们的动作,这时稻谷成为延续时间的一个意象。

  奥斯陆午报:观众感动落泪…一次伟大的剧场经验,观众的心充实得近乎迸裂,不禁流下喜悦之泪。这出作品深深根植于亚洲宗教、哲学、冥想与神秘主义;人们也许会认为乔治亚民歌可能是一项错误的选择,直到那幽沉的歌声充满整个剧场,乐舞配合得天衣无缝,才意识到那音乐仿佛是专为舞蹈而写。(摘自云门舞集官方网站)

 

电话传真:86-27-6875.4227;Email:media.whu@gmail.com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