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English Contact us
最新消息
  首页 >>IC时评

校庆那些事儿

发布者: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发布时间:2011/4/29 8:37:53    阅读:1029

IC评论(曹博林)历史越走越悠长,各种纪念活动也越来越丰富。2011年,有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日,也有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纪念日,而最近不少名校也纷纷迎来了学校的“大日子”。北京清华大学和台湾清华大学百年校庆、香港大学百年校庆,以及麻省理工大学150周年校庆同时上演,以各自的特色活动和特色文化呈现出对这样特别日子的纪念。

  北京清华大学的百年校庆定在2011年4月24日,据传是学习国际惯例,将校庆日定在4月的最后一个周日。校庆典礼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到场的嘉宾以及师生达到了8000多人,规模已经超过了在人民大会堂开的“两会”代表的数量。其中,作为北京清华大学校友的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会上做了重要发言。另外,北京清华大学的百年校庆从3年前便已经开始进行1000天倒计时,校园里也为庆祝百年校庆兴建了诸多建筑。

  台湾清华大学与北京清华大学属于同宗兄弟,都是在当年美国退还中国的“庚子赔款”的资金上建立起来的。台湾清华大学也于24日与北京清华大学共同展开校庆活动。马英九出席了校庆活动,也受到学生写信邀请参加了学生国际周活动,参观国际学生园游会摊位时,一位印度学生热情地在马英九额头抹上吉祥印记,让马英九十分开心。

  香港大学百年校庆活动围绕“知识”“传承”“服务”展开。港大举办了多位杰出学人的讲座,带来了世界级学术视野,并延伸开展了“乐膳‧好师:与杰出学人对谈”的活动,以及“关社100计划”,动员港大学生、教职员及校友,一起投入世界各地的义工服务,带动全球的港大人贡献社会。

  而麻省理工大学在官方通告中说,150周年纪念旨在向在研究、创新和教育方面取得成就的麻省理工大学校友致敬,同时反思麻省理工大学今日如何走近研究的前沿及世界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这个诞生了76个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学校,在持续150天的校庆中,要做的是严肃的反思活动。正在麻省理工大学做学术访问的熊丙奇教授在微博上写道,与清华大学的校庆相比,麻省理工大学的校庆只有简单的条幅。

  面对走过沧桑百年或更长历史的名校,各地的庆祝活动明显呈现出各自的风格。到底该如何来面对一个老校的世纪纪念日?名校的庆祝活动中暗含着各自的文化特色和对校庆的不同理解。

  北京清华大学的百年校庆是一种仪式,它不止是校庆,而是一次“国庆”,也像是一场以清华大学为主的教育大会。央视不断重播着校庆当日的视频,各校不断学习胡锦涛主席在校庆上的讲话。北京清华大学不仅仅是一所大学,更是一种象征。作为中国大学的标杆,早期国学院里的四大导师(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树立了清华“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典范;到后来,清华园产出两弹一星的功勋们,奠定起清华“工程师和科学家的摇篮”的称号。北京清华大学为中国教育在国内和国际的影响力做出的卓越贡献值得也受到了肯定。

  但面对如此校庆,清华大学却走不出“中国式大庆”的陈规。标杆的力量和仪式的精神贯穿在中国思维之中,从一年一度的春晚到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仪式最重要的是隆重、喜庆。一如同样号称拥有百年历史的“深圳小学”,计划于今年10月26日校庆日举行“百年庆典”,以“新百年•新起点”为主题,本着“隆重、简约、喜庆、实效”的原则来举办一系列的庆祝活动。只是相比起清华大学强大的实力,深圳小学还不得不强调“简约”和“实效”。

  另外,“中国式大庆”的路子是肯定成就、宏大叙事的。清华大学顾秉林校长在校庆发言中回顾了清华大学百年发展历程,表示百年华诞是学校发展的重要里程碑,更是迈向未来的历史新起点,要大力弘扬清华精神,奋发有为,开创未来。相比之下,麻省理工大学对本校150年教育的反思显得很特别。在西方的话语习惯里,正如他们的脱口秀喜欢拿美国总统奥巴马或其他政要人物开涮一样,宏大叙事或者循着官方话语似乎并不符合他们的口味。他们更深谙的是总统林肯提出来的“马蝇效应”,知道只要身上有马蝇叮咬,再懒惰的马也会精神抖擞,飞快奔跑。马蝇的出现实际上是一种激励的机制,就像苏格拉底做一只牛虻,来驱赶着一头牛前进的脚步。其实这种以反思的形式进行校庆在国际知名大学中并不罕见。1997年,日本京都大学举办的百年校庆活动,一半以上都是批判性、反省性的。比如“京都大学与殖民政策——反省百年京大犯过的错误”。京大的老师、学生用批判学校、批判校史,而不是张扬学校成就,来表达对于学校的骄傲与敬意。

  如果为各校校庆活动涂上色彩,北京清华的校庆主调应该是红色的,港大校庆活动是以绿色为主色的,台湾清华校庆的主调是彩色的,而麻省理工大学的校庆则带着灰色的味道。红色是中国庆典活动必不可少的颜色,从传统婚礼的大红大喜,到宣传横幅的红绸带,红色让人看到成就,感到兴奋。而绿色是一种生态和环保的颜色,有大自然的味道,体现出服务的意识。港大的校庆活动试图拉近各种距离,在校学生与国际大师之间的距离,校外中小学生与港大的距离,将知识分享和社会服务精神传承下去。相比之下,红色的清华大学校庆却仿佛有着一种令人望而却步的高度,高端的校庆活动给人的感觉扩大了这样的差距,使得清华越来越高不可攀。彩色带给人的是活力和热情,能够在“议会”上大打出手的台湾人像是一个性情中人。但台湾清华大学的校庆活动显得让人亲近,国内媒体大多采用了马英九在参加国际生活动过程中的轻松照片。他们甚至开展了寻找清华“名”人活动,在网上寻找名字中带有 “清华”二字的人们到场分享清华趣事,同时号召更多“清华”一起回清华。而灰色自然给人一种冷静和成熟的意味,麻省理工大学的反思恰恰是大学自信而又负责任的态度。尽管中国《论语》早在倡导“吾日三省吾身”,在清华大学的百年校庆中,也有不少人在反思清华大学为何近些年没有培养出大师,但这种反思仅仅是个人行为,而没能像麻省理工大学一样进入核心话语。

  其实,各个不同学校的校庆活动和氛围或许并无所谓孰优孰劣,都是各自文化背景下的呈现。只是它们集中在一起呈现,也让人反思,校庆是谁的节日,校庆到底为了谁。

清华大学校友在二校门前拍照。2011年4月24日,清华大学迎来百年校庆日,来自海内外的5万校友返校参加纪念活动。新华社

电话传真:86-27-6875.4227;Email:media.whu@gmail.com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