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English Contact us
IC书吧
  首页 >>IC书吧>>跨文化影像

蝴蝶君(李丹丹)

发布者: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发布时间:2011/1/1 20:10:02    阅读:1910

 

电影简介:法国驻北京大使Rene在观看了一出京剧演员宋丽伶演出的蝴蝶夫人后一见倾心,宋丽伶隐瞒自己男性的真实身份开始与Rene交往,并借此机会为从Rene身上获取情报,为了进一步获取情报,宋丽伶从新疆抱来一个蓝眼睛的婴儿并欺骗Rene那是为他所生的孩子。Rene由于工作的失误,他被遣返回法国,宋丽伶不远万里追寻而至,两人在法国生活多年,直到Rene因为泄露情报被告上法庭。直到那时,Rene才发现宋丽伶不仅是个男人,更是个间谍。

  关于西方和东方,永远能够衍生出无尽的话题,东方的暧昧和委婉从来都是西方的一根软肋———这部电影就是最好的例证,西方与东方之间,男人与女人之间,情爱与欺骗之间,正是一场“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的戏剧化上演。有人指责作为美国人的导演,完全不了解中国的历史,尤其对文革时的中国更是一无所知,电影本身就带着浓厚的西方价值倾向,我却觉得这反而是一个最恰当的视角,一如当初Rene发现宋丽伶时的模糊与不确定,我们可以借助他的镜头,管窥到60年代的西方打量中国时的角度和姿态。尽管导演是个美国人,编剧黄哲伦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华裔美国人,所以我们能够看到这部电影中所有视角的交织,一个纯粹的美国人,和一个了解中国并不那么彻底的华裔美国人,讲述着一位法国人和中国人的故事。

  Rene第一次见到宋丽伶,是在一次大使舞会上,百无聊赖的Rene以为中国政府又为他们安排了中国杂技的演出,却没想到是一位京剧演员为他们演出蝴蝶夫人,Rene对这位演员一见倾心,然而他们的初遇简直就是一场冲突,Rene一再强调宋丽伶的表演感染了他,宋丽伶则提醒Rene他之所以受到感染,是因为一位顺从的东方女性为了一个残忍的白人男人做出了牺牲,所以这注定是给西方人看的一出戏,而对于东方人的宋丽伶而言,蝴蝶夫人的美,仅仅在于音乐而已。

  当Rene在京剧院中再一次看到宋丽伶演出的贵妃醉酒时,他的迷恋已经到了无可自拔的地步。我们无法考证真实生活中两人相遇的细节,但是电影中的处理方式显然更具有蛊惑人心的力量,舞台上的贵妃雍容华贵仪态万方,醉酒后风情万种百媚横生倒是真正的女人也不及他的万分之一,台上的婉转低回,台下的如痴如醉,Rene最终在这样的圈套下走进了宋丽伶为他营造的东方式的迷思。正如后来宋丽伶在后来与情报局对话中的坦承的那样:

  宋:同志,在京剧中,为何总是由男人反串女角?
  秦:我不知道,这个传统可能是反对及家长式社会结构的残余……
  宋:不,那是因为只有男人才知道女人会如何反应。

  这是作为男旦的宋丽伶的优势,既深谙男人的想法,又懂得如何与女人周旋,这同时也是关于男人与女人之间一次跨越性别的交锋,我们甚至可以看到宋丽伶是如何娴熟的运用性别符号来完成自己完美的骗局——披肩的长发,温柔的声音,长及脚踝的丝绸睡袍,水墨丹青以及粉墨登台,宋丽伶完全明白男人对女人在幻想些什么,所以才能够成功隐没他真实的性别,取而代之的,则是他精心营造的一个“她”,依赖于男人的眼光才能生存的她。更何况,男人是西方的男人,女人是东方的女人,于是所有的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

  从蝴蝶夫人到杨贵妃,一个是被西方男人背弃后自杀的日本女人,另一个则是吃飞醋的中国贵妃,一个温柔恭顺,一个任性娇羞,不管是前者的情路坎坷,还是后者的万千宠爱于一身,在Rene眼中她们大概只有一个名字,那就是东方的女人,然后,他把所有关于东方女人的想象都转嫁到她们的扮演者¬——宋丽伶——身上。他迷恋她,相信他所说的一切,即使在做爱时宋丽伶不愿意脱掉睡衣,他也相信那是因为东方女性的害羞和腼腆而已。她向他讲述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祝英台女扮男装求学杭城的故事人尽皆知,Rene感动于故事的戏剧化,惊讶于中国人对于爱情的兜兜转转,却从未想过这个故事背后的意味深长的暗示,就像十八相送的祝英台,再怎样拼尽全力的暗示,呆笨的梁山伯还是不明白英台是个女儿身这一事实。

  就这样,Rene一点点“了解”宋丽伶,然后从宋丽伶口中了解关于中国的一切,他笃信自己已经足够的了解中国,并自信洋溢得写了一份报告,认定中国会对西方贸易开放,以及美国人会在越南取得胜利——这是他的经验之谈,一个中国女人如此坦荡的接纳了她,那么中国就一定会像这位中国女人一样,敞开胸怀接纳西方,正当他为此洋洋得意之时,文革开始了,他因为自己错误的判断付出代价,被遣返回国。

  宋丽伶追到了法国,他惊讶万分,没想到一个柔弱的东方女性会为了爱情远渡重洋来到了他的面前,从此他们过着“幸福”的生活,直到Rene以间谍罪被告上法庭。

  法官不相信Rene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宋丽伶是男身,即使是宋丽伶西装革履的走向审判台,Rene依旧笃定她是个女人,直到囚车上宋丽伶一丝不挂站在他面前,他逃也似地把脸窝在角落里不愿面对。这个东方女人曾经告诉他她爱他,为他生了孩子,为他漂洋过海,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年,二十年代时间他不曾有一秒钟的怀疑,却最终发现一切都是骗局。

  Rene终于承认了他对于宋丽伶的爱,在宋丽伶坐在被遣返回中国的飞机上后,他在监狱中讲了下面的一段话,以及,割喉自杀。

  “我有一个东方幻象,身材窈窕的淑女,穿着唐装和宽大的晨衣,为了爱上卑鄙的洋鬼子而死。她们生下来就被教养成为完美的女性,她们对我们逆来顺受,爱情无条件地令她们坚强。这幻象变为我的生命。我的错,是简单和绝对的。我爱的男人不值得我爱,他不值得我多看一眼。可是,我将我的爱给他,我全部的爱。爱情歪曲了我的判断,蒙住了我的双眼。直到此时,当我望着镜子,我什么也看不见,除了……我有一个幻象。东方的幻象。在杏仁般的眼眸深处,仍然有女人。愿意为爱一个男人而牺牲自己。即使那个男人的爱是完全没有价值的。轰轰烈烈地死去好过庸庸碌碌地活着。因此,终于,在远离中国的监狱,我找到她。我的名字是高仁尼,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蝴蝶夫人!”

  回到现实,有人曾在巴黎的巴士上遇到过一位脖子上有疤的法国老人,那是他自杀未遂的证据,老人叫布尔西科,是《蝴蝶君》里Rene的原型。他随身带着一沓关于蝴蝶夫人的资料,在得知他是中国人后,他向他讲述了这段往事,老人的表情告诉他,他曾经深爱过……

  2009年6月30日,曾在法国被判间谍罪的中国京剧演员、电影《蝴蝶君》原型时佩璞辞世终年70岁,在他生命中的最后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们有过最后一次的交谈,时佩璞告诉布尔西科他仍然爱着他。

  布尔西科的家中还一直保存着自己与时佩璞的照片。在其中一张照片上还写着这样一段话:“他毁了我的一切,我的工作,我的家人甚至我的生活,可是我觉得至少被骗总比骗别人来得要好一些,我宁愿一直相信这其实是一场梦,相信贝特朗是我们的孩子……”(李丹丹)


宋丽伶演出的蝴蝶夫人。电影《蝴蝶君》截图


电影《蝴蝶君》截图


宋丽伶来到法国,见到Rene。电影《蝴蝶君》截图


Rene与宋丽伶在囚车上。电影《蝴蝶君》截图

电话传真:86-27-6875.4227;Email:media.whu@gmail.com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