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us English Contact us
IC书吧
  首页 >>IC书吧>>跨文化影像

《刮痧》影评(杨乐之)

发布者: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发布时间:2011/1/1 18:49:17    阅读:1239

 

 

  2001年看《刮痧》的时候,总是认为这是一部宣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电影。刮痧,孙悟空,时不时出现的成语这些形象对于9年前的那个理解能力有限和叛逆心作祟的我来说就像一个不断出现的刺激一样,让我忽视了电影中许多的温情和对到美国生活的中国人的生活现状的展示。如今再此回顾这部电影,文化冲突感占据了此时我的内心。

  电影的主人公许大同怀揣着自己的梦来到美国这个陌生的大陆,通过自己的奋斗终于在这片土地上站稳了脚跟。为了生活在美国,许大同已经做好了准备要迎接困难和挑战,然而当解决了经济上的问题之后,摆在他和他的家庭面前却是一个极难跨越的文化障碍。

  大同的妻子简宁在这个家庭中扮演着积极融入美国社会文化的倡导者的角色,在家里她坚持着用英语和儿子交谈,她想通过可以的方式让自己的家庭,至少是他们的孩子可以成为这个社会的一员。然而爷爷的到来就像是一个标记一般,提醒着这个移民到美国的中国家庭,他们和周围环境的不同。而大同在这个情景中处于调和者的角色,一边他为了融入这个国家而做出的奋斗,另一边他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东方文化,这就是为什么他喜欢给自己的孩子讲西游记的故事,为什么他设计的游戏当中会有孙悟空的形象。


许大同全家福(电影宣传海报):开心的一家人,没想到后来会遇到那么多的烦恼事。

  对于大同而言,虽然在回忆自己最初坐在美国街头画画的奋斗经历是那么辛苦,然而想将于后面发生的种种,这些经历显得是那么的容易跨越。对于美国的移民来说,美国的确是一个寻求财富和知识的圣地,但是对于他们来说,美国社会中似乎始终存在着这样一层彩色的玻璃,让你无法跨越进入到社会的中心地带。相较于经济的融合,文化的融合总是来得慢一些,这也是为什么在事业上获得成功的许大同在听证会上面对律师的关于刮痧、西游记的质疑时,显得如此的易怒。在此时,对于外来文化的排斥并不是体现在其中的一方,而是存在两者之中的。

  对于这一点,在影片的最初,似乎处于文化两方的人们似乎都没有发现。简宁和大同在哭喊着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而大同的同事John看到丹尼斯背上的印记时表现出的震惊,护士对于大同在妻子生产时的态度所产生的名族歧视等等,在故事中这些问题被聚焦到了刮痧上。其实按照法律程序,大同一家只要能拿出关于刮痧疗法的医学依据这个问题就能得到解决,但是可悲的就是这样的资料在当时是无法找到的。我们只能用两千年的历史来说服世人,但是在此时两千年却是一个多么没有分量理由。

  迫于法律的强制力,许大同一家选择了一种分离的方式让自己的儿子回家,似乎这一切就只能以这样的结果结局。然而此时,美国文化对于外国文化的融合能力在此时帮助了许家。这是一个有趣的画面,当John站在中国城前看着这些熙熙攘攘的东方人,他脸上流露出来的迷茫和初到这个国家的中国人是那么如出一辙。他亲身尝试了刮痧疗法,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帮助了许家。同时,在许老先生写给大同的信中也提到了国内正在准备关于刮痧的相关电视纪录片等等,这是中国一方所做的努力。

  最终两方的不解在方大同的圣诞夜行动中获得了化解。圣诞老人和孙悟空玩偶,这两个具有象征意义的形象被放到了一起不仅预示这问题的解决也表达了对两国文化交流的美好希望。在影片的最后,黑色的夜空中回响着来自世界各地不同语音的声音,这不仅预示着大同一家在文化冲突中找到了平衡点,同时也将这个故事提升到了一个更加广阔的范围,那就是:全球文化的和平相处。(杨乐之)


许大同和太太去医院接儿子丹尼斯回家,却被儿童福利局人员告知他们“长期虐待儿童”,法院将于两天后进行庭审,他们不能带儿子回家。许大同夫妇试图强行带儿子回去,被警察制止和警察起了冲突。


当控诉律师在法庭上用言语“侮辱”孙悟空,把孙悟空描绘成一个暴力角色时,许大同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在法庭上与律师发生了肢体冲突。


许大同的老板昆兰为了验证刮痧的效果和证明许大同的清白,亲自去唐人街刮痧。通过这次亲身体验,他才明白刮痧并不是美国人想象中的“虐待”。


许大同假扮成圣诞老人顺着管道爬进屋内去看儿子丹尼斯,由于楼高,许大同差点摔死。就在他往楼上爬时,法官得知并相信刮痧是中国传统中医技术,允许他太太回家看儿子,一家人又得以团聚。经过一番磨难,夫妻两人相拥而泣。

电话传真:86-27-6875.4227;Email:media.whu@gmail.com
跨文化传播学术网 2010 版权所有